首页 > 视频 > 精神心理科 > 精神科

认知障碍如何进行康复训练

阅读:5.87w 提示:本内容不能代替面诊,如有不适请及时线下就医

认识障碍有不同的训练方法,需根据认知损害的不同的区域,制定不同的康复方法。
认知障碍的康复训练方法很简单,就相当于做游戏的训练,还有一种方法就是要反复的去和病人去交流,让病人有意的去记一些东西或做一些东西,但一定是要进行长期的持续性的认知康复的训练。
另外,还要针对性的予以相应的药物进行对症治疗,比如改善学习和记忆的药物。

相关视频推荐
  • 什么是认知障碍 阅读:8.94w
    认知障碍是指人作为高级的动物来说,他最主要的脑功能认知功能受损害所出现的特殊的表现,最常见的认知障碍就是记忆。认知障碍它还分为语言 执行等,那么认知障碍按照时间来说它又分急性 慢性,按照它的可逆性程度又可以分为可逆和不可逆,认知障碍是老年人最常见的脑神经损害的症状,我们在脑科学已经进入飞速发展的今天,认知障碍是神经科最常见的症状需要引起社会公众的注意。认知障碍早期症状比较隐匿所以被患者自己或者家人所忽视,有什么样的表现呢,可以看的见老人会经常不愿意主动学习新的知识或者出门忘记要去买什么东西,需要自己列个清单,又或者出门以后就想不起来自己家里面的煤气有没有关,门有没有反锁,这些常见的行为。再严重就会出现重要的事情 重要的约定都会忘记,还有一些突然大脑一片空白甚至出现熟悉的环境迷路,在小区里找不到自己家的楼层或者房间号这种都是认知障碍比较典型的表现。隐匿的表现和典型的表现之间它是一个连续发展的过程,老年人有时候会因为疾病,会因为一些特定的生理状态的改变睡眠障碍等都会导致认知障碍,我们在认知障碍的早期诊断方面是有一套完整的体系的。
    徐俊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
  • 什么是认知障碍 阅读:7.08w
    认知障碍主要是由于大脑功能受到损伤以后,导致患者在定向力方面,然后知觉、记忆、思维构向方面出现了问题,这样我们就称之为认知障碍。我们在训练的时候像注意力方面的训练,我们可以让患者做一些穿珠子方面的训练,记忆训练我们可以进行一些卡片的记忆,短时记忆、长时记忆方面的训练。
    代欣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康复医院
  • 什么是认知障碍 阅读:4.44w
    认知障碍常常指的是老年性认知障碍。在认知障碍里面最常见的把它分为:1、神经系统的变性疾病,常见就是老年性痴呆或者阿尔茨海默病;2、变性疾病,就是路易体痴呆;3、额颞叶痴呆,这是常见的神经系统的变性疾病;4、血管性痴呆。
    乔晋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 认知障碍包括哪些 阅读:4.33w
    认知障碍的分类如下: 一类叫神经变性性痴呆,另一类叫我们说的非变性性痴呆。 神经变性痴呆,如阿尔茨海默病、路易体痴呆、帕金森氏痴呆、额颞叶痴呆,这就是我们常见的神经系统的病。 非变性痴呆常见血管性痴呆、脑出血、脑梗死、蛛网膜下腔出血,还有当然脑外伤脑膜炎、脑炎、营养代谢障碍所造成的疾病。 另外,还有记忆障碍,如记忆过强、记忆缺损、记忆错误等。
    乔晋 西安交通大学第一附属医院
  • 焦虑症会引起认知障碍 阅读:2.26w
    焦虑患者的认知功能可能会受到一定的影响。在某些情况下,焦虑症会影响他们对周围事物的判断,比如当患者处于极度焦虑的状态下,冒险开车或者操作有危险的机器等,对他们来说是有风险的,焦虑症会通过影响患者的认知功能,如对注意范围的影响,使注意力无法集中,从而影响患者对一些事物的判断,他们在认知功能受到比较严重的损害时,可能会面临一些无法预知的危险。
    刘臣 吉林省脑科医院
  • 认知障碍分类有哪些 阅读:4.86w
    认知障碍在脑功能损害方面它最常用的分类就是原发性认知障碍和继发性认知障碍。继发性认知障碍病因包括很多种;心脑血管病 脑外伤,重要的肝脏 肺 心脏病,甚至是现在肥胖导致的睡眠,呼吸暂停综合症都会引起认知障碍,这是继发性。那么原发性认知障碍特定是指大脑由于年龄,慢性疾病等病理刺激造成了脑神经细胞的萎缩,退化 死亡,引起它的认知功能部分或者全面的损害,那么这种原发和继发它又往往会交织在一起,而不是孤立存在的。第二种分类方法就是可逆和不可逆,我们重点关注的是可逆性的,在过去50年代 60年代可逆性的认知障碍往往是营养缺乏,到了七八十年代很多是有工伤类因素,那么现在21世纪我们特别特别需要关注由于老龄化社会提前到来,出现的很多高龄人的原发性的认知损害,这种原发性认知损害在50岁到60岁之间的干预是部分可以出现可逆的,把他的血管危险因素控制住,把他的营养 感染肠道菌群控制住,约有三分之一的人是可以实现逆转。所以说在原发和继发,可逆和不可逆之间它也是一个交叉的混杂存在的一个因素。最后一种就是根据病因学,需要有现代的分子基因,遗传诊断手段或者是其他的大生化组合,在未来会有更多的治疗技术出现,我们期待着认知障碍更好的一个诊疗水平的提升。
    徐俊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天坛医院